在5月23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华盛顿邮报》和益普索21日发布的一项联合民调显示,自纽约州布法罗市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以来,75%的非裔美国人

在5月23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华盛顿邮报》和益普索21日发布的一项联合民调显示,自纽约州布法罗市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以来,75%的非裔美国人在5月23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

在5月23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华盛顿邮报》和益普索21日发布的一项联合民调显示,自纽约州布法罗市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以来,75%的非裔美国人
在5月23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华盛顿邮报》和益普索21日发布的一项联合民调显示,自纽约州布法罗市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以来,75%的非裔美国人报告称,担心自己或亲人会因种族主义而受到攻击。75%的非裔美国人认为,白人至上主义是当今非裔美国人的主要威胁。请问发言人对此有何评论?汪文斌表示,美国少数族裔长期遭受普遍性、系统性歧视,这已经成为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顽疾。包括非洲裔、原住民、拉丁裔、亚裔、穆斯林等在内的各少数族裔深受种族歧视之害,长期处于被剥夺和被损害的悲惨境地。非洲裔美国人在财富、健康、教育、司法公正和政治参与方面都远落后于白人,只享有“白人73.9%的平等对待”。非洲裔美国人新冠肺炎的感染率和死亡率分别是白人的3倍和2倍。美国非洲裔女性遭监禁的概率是白人女性的2倍,非洲裔男性遭监禁的概率是白人男性的6倍,非洲裔遭警察杀害的概率是白人的3倍。历史上,美国从肉体、土地、文化等各个方面对印第安人进行屠杀、驱逐、同化,全方位、系统化地侵犯印第安人人权,犯下灭绝种族的罪行,使印第安人人口从1492年的500万锐减到20世纪初的25万。印第安人如今依然生活在美国社会最低层。在美国所有族裔群体中,印第安人的预期寿命最短,贫困率和青年酗酒率最高,社区医生与患者比例最低。2019年,约25%的印第安人生活在贫困中,为全美平均水平的2.5倍。同非洲裔、原住民一样,美国拉丁裔在教育、就业和收入等经济社会生活全方位落后于白人,长期深陷贫困的代际循环。占美国总人口19%的拉美裔只拥有2%的财富。据美国劳工局统计,拉丁裔的失业率通常比白人高出40%。美国4500万贫困人口中28.1%是拉丁裔,1450万贫困儿童中37%为拉丁裔。皮尤中心研究发现,57%的拉丁裔美国人表示自己的肤色会影响日常生活。美国反亚裔仇恨犯罪频发高发,美国上届政府臭名昭著的“中国行动计划”给针对亚裔,特别是华裔的种族歧视行为火上浇油。2021年,美国各地仇恨亚裔犯罪案比2020年增加了339%。美国南加大新闻学院上周的最新民调显示,由于受到反亚裔暴力活动和反华政治言论影响,71%的亚裔受访者感到孤立和备受歧视。有美国媒体报道,美国警方在处理涉亚裔等少数族裔仇恨犯罪案件中,习惯性偏袒施暴者。美国社会对穆斯林群体的歧视有增无减。据美方调查结果,75%的美国成年穆斯林表示美国社会存在大量对穆斯林的歧视,93.7%的穆斯林生活在“伊斯兰恐惧症”的阴影中。汪文斌指出,美国的奴隶制虽被废除,但事实上的种族隔离在美国一直存在。美国内种族主义长期泛滥,美国政府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美国政府在批准《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时,以所谓“言论自由”为由做出过多保留,特别是不接受该公约核心条款第4条和第7条规定的义务,为美国留下了种族主义滋生蔓延的土壤和空间。如今,距离马丁·路德·金发出“我有一个梦想”的呐喊已经过去了将近60年,但是人们至今听到的却仍是弗洛伊德们“我不能呼吸”的悲鸣。难道美国非裔、亚裔、拉丁裔、穆斯林、印第安人等少数族裔还要在恐惧和绝望中度过下一个60年吗?(总台央视记者 申杨 孔禄渊)责编:秦雅楠

此文章的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