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料保障策 今夏畜禽粮草备得足 肉蛋奶产业链稳固

饲料保障策 今夏畜禽粮草备得足 肉蛋奶产业链稳固  饲料保障策 今夏畜禽粮草备得足 肉蛋奶产业链稳固

  进入6月,“塞上明珠”宁夏银川的紫花苜蓿已经开镰。种草户李建军上个月就把100多亩黑麦草收割…

  饲料保障策 今夏畜禽粮草备得足 肉蛋奶产业链稳固

  饲料保障策 今夏畜禽粮草备得足 肉蛋奶产业链稳固

  进入6月,“塞上明珠”宁夏银川的紫花苜蓿已经开镰。种草户李建军上个月就把100多亩黑麦草收割完了,“现在正忙着给紫花苜蓿翻草、打捆。今年的第一茬黑麦草已经给饲料厂运过去了,一亩地收了360公斤。”

  2022年春节以来,玉米、豆粕等主要饲料原料价格多轮上涨。记者采访一些国内饲料企业和养殖户发现,饲料涨价并未冲击供应链,反而促进了一些企业优化饲料配方结构的力度;更重要的是,今年玉米稳产、大豆扩种已成定局,给饲料供应稳定提供了底气。

  肉蛋奶等副食是主粮之外重要的食物源,前端饲料充足,禽畜产能就有保障,市民餐桌才能丰盛。

  现场

  优质牧草长势良好

  我国当前饲料原料主要是玉米、大豆,但紫花苜蓿、青贮玉米、燕麦、羊草、多花黑麦草、狼尾草等饲草,对牲畜来说是更美味的“草罐头”。据农业农村部数据,2021年,全国粮改饲完成面积2000万亩以上,收储优质饲草5500万吨;2025年全国优质饲草产量将达9800万吨。

  6月初,优牧农业在内蒙古阿鲁科尔沁旗、科右前旗和通辽市科左中旗,种植35000多亩的燕麦草,已经长高到30多厘米。业务人员李松雪言语间难掩兴奋,今年天气比较好,基地里草长得都不错,“现在内蒙古燕麦草和甘肃燕麦草发货量增加,供需基本稳定,高等级草价格预计可能会有小幅波动,估计等到新草收割,价格也不会太高。”

  作为大豆玉米带状复合种植技术研发团队之一,四川农业大学教授雍太文今年实地调研了多个大豆科技自强县,“2022年,国家把大豆扩产提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今年,大豆玉米带状复合种植技术全国推广1500多万亩,大豆和油料播种面积扩种2200万亩以上。”

  据饲料行业信息网慧通数据研究部统计,2022年5月豆粕均价4284.97元/吨,环比下跌4.31%。业内人士分析,近期大豆到港数量显著增加,国内市场贸易逐渐复苏,加之今年全国大豆播种面积增加及大豆玉米带状复合种植技术推广,这些利好条件足以支撑起豆粕的后半年供应稳定。

  调研

  饲料原料供给量增大

  刘向阳在河南项城一带被人称为“玉米大王”,他每年经销的玉米有两三万吨。近一个月来,他每天向云南、贵州、四川运送200吨以上玉米,“河南这边的玉米价格,已经涨不动了,基本上就维持在一斤一块三毛多。等到七八月份,春玉米收获,可能还会更便宜些。”

  据行业信息网站显示,6月2日,全国玉米(饲料原料)均价2877元/吨,相比5月1日的2823元/吨,仅上涨了1.9%。据农业农村部发布的5月中国农产品供需形势分析预测,2022/23年度,预计玉米总产量与上年度基本持平,预计玉米总消费2.91亿吨,较上年度增长1.0%。

  今年,短视频平台上一度出现了青贮小麦喂牲畜的视频,刘向阳认为,从长期看,小麦代替玉米做饲料的可能性极小,“第一,小麦价格和玉米价格有一定竞争性,小麦如果被当成饲料用得多了,玉米价格一定会变低,那人们会反过来大量购买玉米;第二,玉米单株生物量要比小麦高很多,拿小麦喂牲口不合算;第三,今年小麦价格比较高,现在就已经一块五一块六了,当青贮卖从经济上看不合算。”

  影响

  倒逼企业降本增效

  主营配合饲料和浓缩料的吉林市田丰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士国认为,这几年饲料行业的利润越来越低,“饲料产业受影响太多,上游种植产业和下游养殖产业,种饲草的话,还有天气因素;此外,还有国内国际政治等因素,都影响饲料价格。除了受不稳定因素带来的交易成本升高外,现在另一个明显的变化是,人力成本越来越高。”

  杨士国打算在今年,投资数百万元再建一个新厂,并购买几台智能码垛机器人。他说,购进这一台自动化机器,就能节约三个工人,能尽量让机器代劳的活儿,就不让人来干,因为机器工作效率更高而且更标准。

  记者了解到,为保持成本竞争力,国内一些知名龙头饲料企业已经对小麦、高粱、糙米等低价替代原料日粮配方进行迭代、推广,在满足动物营养的前提下,推出非玉米型混合日粮、全小麦日粮、全糙米型日粮等配方品系,在原料价格波动时可以快速灵活调整配方。

  专家观点

  促进玉米、豆粕减量替代是方向

  中国农科院饲料研究所研究员武书庚认为,从2011年的8025万吨,到2022年的16454万吨,我国粮食进口量翻了一番,同期国产粮食增加7000万吨,但因为人口并没有大幅度增加,故国内的粮食供给总体没有问题;但问题在于,去年进口了2835万吨玉米和9651万吨大豆,而这些进口的粮食大部分用作了饲料。

  “农业农村部提出大力推进玉米豆粕减量替代行动,积极开辟新饲料资源,通过‘提效、开源、调结构’等方式,减少对进口饲料粮的依赖,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推动养殖业健康持续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效。”武书庚介绍,比如河南某养猪企业称5%豆粕(甚至无豆粕)生猪饲料,不仅生猪生长未受影响,而且养殖成本大大降低,许多大型养殖企业都在执行这种体系。

  武书庚告诉记者,我们通过研究表明,适当使用发酵预消化处理、昆虫类饲料原料、乳化剂和酶制剂、合成氨基酸等,结合全营养素平衡技术,可以适当降低产蛋鸡饲料粗蛋白,显著减少豆粕用量,减少20%的玉米用量,所生产的饲粮,能够满足不同品种、日龄阶段产蛋鸡需要,不影响蛋鸡生产性能和鸡蛋品质。

  中国农业大学草业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杨富裕认为,增加优质饲草供应,也是减少玉米、豆粕使用的方法,未来企业还要进一步强化饲草种质创新,培育超高产、抗逆耐盐碱饲草新品种,开发无人牧场、数字草原、智能放牧、草原精准修复等新技术,变革草业与草原生产方式,大幅提升饲草生产水平和草原生产效率;建议国家要增加草业与草原科技研发投入的份额和比重,持续加大支持力度,强化草业和草原多功能和全产业链创新。

  新京报记者 赵利新

【编辑:刘星辰】

此文章的作者 admin